白宮新主人與美中金融戰

2020/11/16 上午 12:00:00 王嘉緯

資料來源:工商時報

【王嘉緯/台灣金融研訓院首席研究員】

回顧川普執政的過去四年,國際情勢最大變局之一,莫過於美國對中國大陸興起貿易戰火,甚至金融戰也隱約成形。如今選舉結果大勢底定,拜登將成為白宮的新主人,各方不禁好奇在拜登主政之下,美中貿易戰乃至於金融戰是否會繼續打下去?

對於這個問題,由於新冠疫情、戰狼外交助燃反中情緒,美國民眾對中國大陸迄今仍多持負面觀感,實際上拜登在選前也再三強調將對中國大陸採強硬態度。因此白宮易主不太可能翻轉美中對抗的大格局,但與川普採行極限壓力相比,拜登的施壓力道有機會趨緩。一方面拜登必須積極回應對選民的承諾,以經濟復甦為優先,想辦法控制瀕臨失控的疫情,還得縫合選舉過程所遺留的裂痕。另一方面,美國科技業因貿易戰與移民政策厭惡川普已非秘密,選舉後期連金融業也公開表態支持拜登。這些商業巨擘絕不樂見美中關係選後持續緊繃,阻礙其擴張海外事業版圖,可預見拜登的中國政策得適度地將他們的意見納入考量。

換言之,拜登的美中貿易關係不至於像川普那般對立,資本市場擔憂的金融戰也可望暫露曙光。例如今年5月美國參議院才通過的「外國公司問責法案」,被認為是美國在金融戰中的重要武器;根據問責法案規定,在美國上市的陸資企業若無法證明未受政府官方控制,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得要求股票停止交易。但協助陸資企業掛牌承銷者多為美國大型投資銀行,問責法案嚴格施行的結果,陸資企業固然首當其衝,美國大型投行恐亦遭受池魚之殃。針對未能完全遵循問責法案的陸資企業,相較於川普可能直接要求不合規就下市,或許可以預期拜登會考慮減緩市場衝擊,而給予若干寬限改善期限。

平心而論,中國大陸目前仍無與美國在金融戰場上相互抗衡的實力,美國除了擁有令各大金融機構聞之喪膽的監管制裁手段之外,美元在全球金融市場的地位,依舊輾壓人民幣更是關鍵。

若說貿易戰是美國為了阻止中國大陸繼續賺取美元,金融戰則可說是美國要防堵美元持續流入中國大陸,甚至把美元從中國大陸撤出。

儘管中國大陸在名目上仍有超過3兆美元的外匯存底,但歷經貿易戰、新冠疫情中國大陸吸收美元能力已不如往昔,且扣除到期與潛藏債務後,要再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恐顯左支右絀,遑論跟美國大打金融匯率戰。中國大陸也深知自身貨幣籌碼遠不如美國,為儘量縮短雙方差距,中國大陸也只能以加速金融開放、強化市場外資胃納量來因應。

此外,中國大陸也力圖鞏固上海、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這從陸資企業回歸中概股,並於滬、港雙掛牌可見端倪,光是今年上半年上海與香港證交所的首次公開發行(IPO)金額,全球排名僅次於美國那斯達克。其中香港的角色定位特別值得關注,香港向來是中國大陸與歐美市場連結的重要渠道,中國大陸更藉由香港的轉口貿易順差挹注美元外匯。是以即便陸資企業真的因為金融戰無法在美掛牌交易,仍可仰賴香港籌措美元資金;事實上,諸如阿里巴巴、京東皆選擇香港上市,而非滬、深兩地,可見香港仍是中國企業掛牌上市首選。只不過隨著川普取消香港特殊待遇,香港能否維持外資吸引力已備受質疑,但相對於川普對港的大動作,拜登在選戰中對此倒是沒有特別著墨,拜登團隊後續如何應對香港議題,將是美中金融戰走向的重要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