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續資訊揭露的三大挑戰

2024/3/7 下午 12:00:00 林士傑

經濟日報

文 / 林士傑  台灣金融研訓院永續金融發展中心主任

國際永續準則委員會(ISSB)主導各家準則大整合時代來臨,從方向來看有三個重點,第一是從投資人角度結合IASB國際會計準則揭露。IFRS S1開宗明義提出為投資人需求所制定的「財務重大性」(Financial Materiality),然而有二個觀察,首先重大性的定義一直是外界爭議焦點所在,這對永續資訊揭露品質影響甚大,未來永續準則及會計準則兩者對於重大性的定義及差異仍需進一步釐清。

而歐盟最新將推出的重量級歐洲永續發展報告準則(ESRS),明確支持雙重重大性(Double Materiality)揭露,GRI、SASB亦已具備雙重重大性的框架,不只揭露「環境對企業」的影響,同時也要揭露「企業對環境」的影響;然而ESRS仍因產業標準爭議可能延後兩年實施,可知難度不低,未來ISSB如何推動雙重重大性揭露以補足財務重大性的資訊揭露不足,逐步促成跨國永續財務資訊揭露的一致性與可比較性成為觀察重點。

其次國際上對於企業朝向包含股東在內的所有利害關係人利益的資訊揭露成為主流趨勢,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未能兼顧各利害關係人及投資人的利益,可能會導致企業本身並無漂綠的意圖,但外界卻對其產生漂綠的疑慮,這也是外界對於永續報告書可能漂綠的最大爭議所在,但實務上要揭露各方意見不一致但都至關重要的議題可說知易行難。

在氣候相關重大風險和機會揭露方面,未來永續資訊將與財務報告邊界結合,並轉為使用財務性語言揭露,其中氣候結合現金流量分析為IFRS永續財務資訊揭露的重點,包括企業面臨自然資源環境變化、再生能源、減碳轉型所需設備汰換更新、科技技術導入,生產銷售價值鏈客戶供需關係改變,對營收、資產減損及折舊年限的影響評估,購買碳權、實施碳費對企業的現金流量變化,以及轉投資企業減碳績效評估,如與企業本業屬不同產業,IFRS也要求必須依具控制權與否採部分或全部揭露。

IFRS併入氣候揭露準則委員會(CDSB),在IFRS S2階段要求報導個體須採氣候情境分析,重要的是不只是揭露歷史資訊,企業更需評估永續風險連結至未來現金流量變化的情境模擬分析,其與財務現金流量分析兩者在方法上將互相結合應用,可以辨識企業推動永續是否言行合一,但企業在編製上確是一個難度頗高的新挑戰。

第二是擴大永續財務資訊揭露範圍,今年ISSB將正式取代TCFD任務,但後續包括自然相關財務揭露(TNFD)的水資源與生物多樣性主題,以及近年企業永續經營新的熱門議題「DEI」,也就是從環境面延伸至社會及治理層面的多元、公平及共融(Diversity, Equity, Inclusion)。

第三是永續資訊數位化,未來結合企業非財務與財務資訊揭露,數位化是重要途徑,今年IFRS預計將推出以可延伸企業報導語言(XBRL)設計的永續揭露分類標準(Sustainability Disclosure Taxonomy),其與歐洲永續分類標準(EU Taxonomy)內涵及目的不同,IFRS採數位分類法(digital taxonomy),將財報中符合IFRS、TCFD、SASB的永續相關質性資訊以電子標籤(tagging)標記,大幅降低企業製作及投資人解讀的成本。

國際永續資訊揭露要求進入深水區,加上氣候變遷因應及減碳壓力迫在眉睫,使企業開始出現「轉型焦慮」,永續績效衡量面向更廣且標準愈趨嚴格,投資人也開始拿放大鏡檢視永續純度,未來永續報告書既要報喜也要報憂,強化董事會決策議題的重視及轉型技術應用,才能抓緊方向事半功倍並降低漂綠疑慮。

到頂部
搜尋